云汐/我真的好困好困好困……

是你告诉我,不要做梦,要去实现它。
感谢你替我活在梦里。

这里是云汐!一个写作文手读做画手的小透明。
因为没有手机所以是常年失踪人口,不定期掉落更新。
十分杂食,什么都吃!
欢迎大家勾搭哟!( 0 v < )~☆
媳妇@银流羽

© 云汐/我真的好困好困好困……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就像一盒削得整整齐齐的碳笔,美丽动人

 架空

 美术生喻x我也不知道什么设定 黄

ooc ooc ooc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沙雕文章

 以上





  喻文州是一个美术生,对,挖煤那种。

  黄少天是一个好学生,对,不抽烟不喝酒不纹身但话多那种。


  黄少天从小异性缘就不好,但他从小异性缘就好。

  你说这很矛盾?不。一点都不。

  和黄少天关系好的姑娘最后都变成了他闺蜜,是的,闺中密友。

  这一特点从幼儿园就凸显了,黄少天会护着被欺负的小姑娘,会把糖分给小姑娘,会摸摸小姑娘的头。

  什么?你觉得这不够闺蜜?

  问题是同班喻文州会护着被吐槽话太多的黄少天,会把糖分给黄少天,会摸摸黄少天的头。

  好了,够闺蜜了吗?


  不过小学起,黄少天马上明白了一个大人都要用半辈子才能明白的道理,人心险恶。

  因为喻文州不和他在一个学校了,但那些姑娘还有和他同班的。于是黄少天在幼儿园有个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小哥哥天天护着他给他糖吃摸他头的事情就传开了。

  所以所有和黄少天关系好的小姑娘们每天都在讨论黄少天的梦中情攻。

  黄少天十分悲愤,我难道就不像攻了吗!

  真不像。


  上了初中,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就算大家已经不再讨论那个幼儿园就驾驭得了中分的小哥哥。

  黄少天更绝望了。

  我也很想知道我梦中情攻是谁啊!

  黄少天鼓着腮帮子,心不在焉的瞎写英语作业。脑子里却是止不住的去想喻文州。

  艹,这个磨人的小妖精。黄少天思想扭曲想着,一边无意识的写了个歪歪扭扭的“喻文州”。

  第二天他就被老师指着鼻子骂了一顿,因为字太丑了。

  “你能不能好好写字!都说字如其人,你长得那么好看能不能让字也好看一点!”

  当时的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概是有点委屈,听了这番话,脑子一热,说出了他这辈子最高的应对艺术:“因为我心里有你啊!”

  老师愣了,同学也愣了,随后老师的脸瞬间变绿,同学们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委屈,他做错什么了吗?他用力的在英语作业本上划下了A。


  黄妈妈很愁,她隐隐觉得她儿子变了,她觉得她儿子找不到女朋友了。但她觉得他儿子快要找到男朋友了。

  因为高中,喻文州和黄少天同班了。



  喻文州从小异性缘就好,但他从小异性缘就不好。

  你说这很矛盾,不。一点都不。

  和喻文州好的姑娘,最后都被伤透了心。

  这一特点从幼儿园就凸显了,小姑娘会给喻文州花花,给喻文州糖,给喻文州巧克力。(后来回忆起来的喻文州表示小姑娘了不得)

  什么,你说这怎么可能被伤透了心?

  但喻文州会吧拿到的花花给黄少天,会把拿到的糖分给黄少天,会把拿到的巧克力给黄少天,还会摸摸黄少天的头。

  好了,够伤透心了吗?


  不过小学起,小姑娘们失去了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

  因为黄少天不和他在一个学校了,但那些姑娘还有和他同班的。于是喻文州收到了越来越多小姑娘爱的注视。

  所以所有喜欢喻文州的小姑娘们每天都在讨论喻文州到底喜欢怎么样的姑娘。毕竟这人宛如一他丫的性冷淡,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变过,但这并不妨碍喻文州的帅气继续勾引小姑娘。

  

  上了初中,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愈演愈烈——就算根本没有人追到过喻文州。

  喻妈妈更绝望了,她多么希望自己儿子能来次轰轰烈烈的早恋。毕竟从幼儿园起,她对儿子的希望就慢慢从:能和喻文州两情相悦的姑娘。变成:喜欢喻文州的姑娘。到现在的:是个姑娘。

  但某次喻文州的家长会,喻妈妈来了,然后撞见了这样一幕:

  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喻文州,正在班级门口登记各位学生的学分,此刻一位小姑娘面容娇羞的喊了他。

  “什么事?”喻文州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看着她。

  小姑娘扭扭捏捏的递出一封信,用小的连隔一条过道的喻妈妈都听得见的声音说:“喻,喻学长,我、喜欢你!”

  喻文州明显愣住了,喻妈妈明显愣住了。

  喻文州马上调整好状态:“嗯……请问你是几班的?”

  “啊?哦……”那姑娘估计没想到喻文州会问这个问题,“二班。”

  “叫什么?”

  “……茜弦愉。”

  “嗯好的。”喻文州立刻将手中的学分本翻到了有姑娘名字那一页。

  喻妈妈和那姑娘都摸不着头脑。

  “早恋,扣十分。”喻文州一笔一划端端正正的写下了两个正,小姑娘的心也碎成了两个正。

  小姑娘吸吸鼻子,眼泪一下就下来了,呜咽着跑开,然后撞上了喻妈妈。

  喻文州和他妈四目相对相视而望望而止步相视一笑。

  喻文州眨了眨他无辜的眼睛。


  喻妈妈很愁,她早就觉得她儿子变了,她觉得她儿子找不到女朋友了。但她觉得他儿子快要找到男朋友了。

  因为高中,喻文州和黄少天同班了。



  黄少天成绩都挺ok,除了数学。黄少天表示,数学这种恶心死人的东西就不应该存于世上!它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恶心学生!让学生狗不得安宁!

  因为一科不太好的原因,他进了一个中上的学校,进了一个中上的班级。

  喻文州是个美术生,从初三开始恶补的美术生,喻文州觉得世界上最恶心的事情就是削碳笔,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九十分,全部看运气。

  因为临时恶补的原因,他进了一个中上的学校,进了一个中上的班级。

  于是喻文州黄少天就同班了。


  是的,黄少天成为了喻文州的同学 ,喻文州的同桌,喻文州的邻居,还有喻文州的未来老婆。


  开学第一天,分配座位,在黄少天清晰的听见“喻文州”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彻底愣住了,他传说中的初恋,梦中情攻,竹马竹马,就要出现了吗?!

  喻文州出现在黄少天面前的时候,黄少天整个人都愣住了,这人太符合他的择偶标准了吧天啊!自己小时候真的是给这样的人宠大的吗?那也太幸福了吧!黄少天想着,他关于幼儿园的记忆已经是几乎记不得了,为独一个名字他一直记到现在。

  完了。黄少天想。我有点羡慕幼儿园的自己了。

  不过黄少天没有痴汉太久,他马上向喻文州伸出手,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是黄少天,你就是喻文州吗?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多多关照啊。”

  那一刻喻文州觉得面前这个人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他马上被黄少天的笑容击沉了。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真好,清纯不做作,和之前那群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他那么阳光可爱帅气迷人,比那群追他的小姑娘可爱多了。

  “少天好啊,我是喻文州,多多关照了。”喻文州笑着握上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被喻文州开口那句少天击沉了,这也太苏了吧!有开口就直接喊人名的吗?黄少天觉得此生无憾了。


  喻文州做美术生的原因是因为他体育不好,不是体能不好,就单纯的跑不快,于是他选择了做一个美术生。

 黄少天会去报美术培训班的原因是他妈,不是骂人,就是因为他妈。黄妈妈觉得他儿子需要培养一个兴趣爱好,来来去去林林总总列了十几个培训科目,黄少天敲定了画画。

  黄妈妈很开心,她觉得他儿子的选择真好,男孩子嘛,学一点静的东西,总归是好的。

  然而黄少天只是觉得画画应该是最轻松的吧。

  事实证明,黄少天真的想多了。


  喻文州早早来到培训班,往垃圾桶旁一坐,拿出美工刀和碳笔就开始削。

  在学校喻文州是公认的脾气好,有耐心,也因此吸引了不少小姑娘。而喻文州冷笑一声,太天真了,没有一个好脾气和良好的耐心怎么能够削出一支完美的碳笔呢?

  在十分钟的苦苦挣扎之后,喻文州断了两次的碳笔终于要削好了!喻文州尽管内心狂喜,但脸上依旧风轻云淡,平稳的削下最后一……

  “文,文州。”

  喻文州手上力度一个不稳。

  “咔嚓”

  ……

  喻文州波澜不惊的抬起头,看向那个喊他的姑娘,脸上没有一丝笑容,连平时标志性的微笑都没有了。看她的目光宛如在看一个杀妻仇人。

  “有事吗。”

  “……我……呃……没事,没事了。”

  喻文州觉得现在的小姑娘真的有病,没事喊人名字做什么。

  喻文州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认命的削了起来。

  这支碳笔已经断了三次了,如果再断一次。喻文州看了看手中笔的长度。那可就不能……

  “文州。”

  “咔嚓。”

  ……用了……

  喻文州的第一个念头是“哦豁,断了。”

  喻文州的第二个念头是“这么刺激一定要发QQ空间。”

  喻文州的第三个念头是“我f……佛慈悲。”

  喻文州觉得人生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经历一点小事情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喻文州告诉自己人要有平常心,经历挫折不要悲伤,要笑着面对。

  喻文州觉得真他妈的扯淡啊!

  黄少天站在一旁看着喻文州渐渐破碎的表情觉得自己怕不是要凉。

  “那个……文州,你先冷静……冷静……”

  喻文州把笔扔进垃圾桶里,面无表情的站起来。

  “少天,有事吗?”

  “呃那个……”黄少天有点尴尬的抓了抓头发,“我刚刚看你一直在削笔……然后……快上课了,如果不介意可以用我的。”

  喻文州愣了愣,他没有料到黄少天会说这个,他突然又觉得人间是那么美好,生活处处有爱,“少天。”

  “啊?怎么啦?”黄少天非常懵。

  此时此刻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宛如一盒削得整整齐齐的碳笔,美丽动人。

  “我觉得你对我真好。”喻文州鼻尖一酸,发自内心的感慨到。

  ……美术生真可怕。

  这是黄少天仅剩的念头。


  经过一节课的摧残,黄少天仅剩的念头就变成了:

  当初我就不该手贱选了美术。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的手,开始思考怎么和妈妈解释自己真没有去挖煤。


  “文州。”黄少天走到正在洗手的喻文州旁边。

  喻文州关掉水龙头,用纸巾擦了擦手:“怎么啦?少天。”

  黄少天走过去打开水龙头:“你被人说过你是挖煤的吗?”

  “……”喻文州沉默了,“别人到是没有说过我,但我自己跟别人说过。”

  “嗯?什么时候?”黄少天觉得有些惊讶,喻文州这样的人竟然还会开这种玩笑的吗?

  “嗯,那是我第一次来这边上课,回去的时候正好一个亲戚在家里,看到我的手很脏就说我肯定是跑到哪去玩儿了,没有去上课,当时我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然后我就对那个阿姨说,”喻文州顿了顿,“ ‘我刚刚去挖煤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靠喻文州你是个人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阿姨来我家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黄少天成功用口水把自己呛到了。喻文州憋着笑给他顺气。

  “话说少天。”

  “咳咳咳,啊?怎么了?”黄少天还有点恍惚,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不不不我觉得没有!”笑话,幼儿园见过这种事情说出来只会尬死个人好吗???

  “是吗……”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哎!黄少!”他们刚刚走出洗手间,就遇上了一个小姑娘。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小姑娘是黄少天的初中同学,此时此刻正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

  “哟——旁边这位是?黄少介绍一下?”

  “……”沉默的黄少天更惹人怜爱了。“同学。”

  “嗯?高中同学呀!”小姑娘朝喻文州笑了笑,“你好呀!我是黄少天曾经同学。”

  “……有这种说法吗?”港真,黄少天有点怂这个姑娘,黄少天和她做过一段时间同桌。那几天,黄少天觉得自己宛如被催婚一样。作为话唠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被语言支配的恐惧。

  “你好,我是少天同桌,喻文州。”

  卧槽这样更加怪异了好吗!黄少天觉得不行。

  “!”小姑娘的眼睛在听见“喻文州”三个字的时候瞬间亮了,“你就是喻文州!”

  “嗯?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就是黄少天传说中的梦中情攻吗?!”

  完了,黄少天想。

  喻文州要把我当变态了,黄少天想。

  cnm老子的一世英名啊啊啊啊!黄少天想。

  沉默寡言的黄少天更惹人怜爱了。


  “噗。”喻文州率先打破了沉默。

  “不准笑!”黄少天瞬间炸毛。

  一旁,小姑娘的手机乖巧的拍下了照片。

  图中喻文州微微偏头,眉眼带笑的看着黄少天,而黄少天耳尖都是红的,鼓着腮帮子,活像一只炸毛的猫。

  “啊你们先聊,先聊,我走了!不打扰了!”小姑娘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迅速开溜。

  “呃那个,文州……”

  “下课了,先收拾东西。”喻文州笑眯眯的打断了黄少天的话。


  “文州,你是往哪边走啊。”

  “右边,然后坐地铁。”

  “巧了我也是,一块走啊!”黄少天笑嘻嘻的勾上了喻文州的脖子。

  “嗯。”

  

  “……文州。”

  喻文州却是抬手让他先停一下:“少天,我想起来在哪见过你了。”

  “!!!唉唉唉文州你听我解释!!!”

  “噗,这不用解释的吧。”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幼儿园的少天很可爱的呀,软软一团的。”

  “闭嘴!当时谁不是这样!”

  “可是真的很可爱呀。”喻文州抿着嘴角笑了笑,“我还记得,当时少天可是喊我‘文州哥哥’的呢。”

  “这么羞耻就不要说了啊!”

  “啊是吗……”喻文州好像有点可惜,“还想再听少天喊我一次呢……”

  “……这是什么恶趣味啊喻文州!”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看着黄少天。

  “呃……”

  “嗯?”

  “……文州哥哥……”

  “噗,走吧。”喻文州轻笑一声,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黄少天,生日快乐!









啊,我也没想过我居然能把这篇文写出来了,中间重心一直飘忽不定,毕竟少天生日,重点放在黄少天身上才对,可惜我对喻文州爱得深沉,不过整体还可以吧,希望能够喜欢!


感谢观看。


评论 ( 7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