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汐/我真的好困好困好困……

是你告诉我,不要做梦,要去实现它。
感谢你替我活在梦里。

这里是云汐!一个写作文手读做画手的小透明。
因为没有手机所以是常年失踪人口,不定期掉落更新。
十分杂食,什么都吃!
欢迎大家勾搭哟!( 0 v < )~☆
媳妇@银流羽

© 云汐/我真的好困好困好困…… | Powered by LOFTER

【山姥切x婶】一张被单带来的缘分x

=w=非常感谢!真的谢谢了!被被的性格把握的非常棒!和瞳鸢家的一模一样!还是非常感谢!

帅气聪明腿腿酱:

【私设有。ooc有。文笔差有。】

【接文反馈】艾特点文小可爱 @云汐 

【跪着产完这篇,被被的性格太难握了,有点怕毁,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系列】








“呐,我说你啊……睡觉都时候就把斗篷拿掉啊。”你趴在被窝里,抬起头无语地看着面前那个令人困扰的男人,每次睡觉之前两人都会因为斗篷这件事僵持不下。山姥切不愿意脱掉斗篷,但你又不可能抱着满是灰尘的被单睡觉,于是每天晚上都会出现他拼命护着斗篷不让你扯掉的画面。

“你给我脱掉啊!老娘不要抱着这东西睡觉!”

“这样的东西正适合我这个仿品……就算睡觉也……”

两人互不相让,却因为力量的悬殊导致你整个人都被拉了起来,半个身子悬在空中。突然袭来的失重感让你吓得松开了双手,失去力量的支撑你重重地滚在地上。

“我我你,有你这样对女朋友的吗?疼疼疼……”

他慌乱地冲过来扶起你,额前的金发被汗液黏住,眼中溢满了歉意和担心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之间一时无语。玩心大起的你佯装生气转过身去,一只眼睛偷偷地观察着他的反应。

“你原来一点都不关心我呜,我要去找安定他们!”

“我……抱歉。”

哟哟上钩了,你看着他稍微有点发黑的脸色心中好似燃起了无数烟花,叫你不脱斗篷,继续吃醋吧!得意忘形的你已经完全不顾后果了,仍是继续说着刺激他的话。

“五虎退他们也想和我一起睡呐,那些小短刀多可爱。”

“……”危险指数增加百分之三十

“长谷部那里也好啊,他什么都听我的。”

“……”危险指数增加百分之三十

“还有……”

“……”危险指数增加百分之四十,请尽快远离目标。

他一言不发地扯掉身上的斗篷向你靠近,金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出淡淡的光芒。你紧张地看着愈发逼近的男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就是感觉好可怕。

“山姥切你别过来了……够够了,我刚刚是开玩笑的。”

“玩笑……”

他一反常态,强势地将你压在床上,绿色的眸子紧盯着你的脸,温热的呼吸扫在你的脸上。'玩脱了'除了这几个字你的大脑一片空白,这算不算玩火烧身?

“我是那把斩妖刀的仿品……可是……我绝不是赝品。”

“我是……国广最高的杰作!”

“不可以……你不可以去找他们。”

所以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吗?这是撒娇吗?雾草超可爱啊!(现在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吗?)他捧住你的脸,微凉的薄唇包裹住你的唇,动作像是在保护珍宝,灵巧的舌钻入你的口中轻柔抚慰。衣裤拉链拉开的声音在夜幕里显得格外清晰,他抬起头俯视着你,额角的汗珠缓缓滑至下颚,略显粗重的喘息随着胸膛的起伏打在你身上,就连脖子上都浮现了一丝红晕,现在的他性感地要命。背着仿品的名号一直都很辛苦,其实他心里是一个渴望得到肯定的孩子,也就是这样的他才会深深吸引着你,能遇见他真是太好了。

“真的很漂亮哦,山姥切。”你环住他的脖子,轻轻蹭着他的右脸。

“不要……说我漂亮……继续吗?”

--------没有肉的搞事分割线--------

“你说主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休假?”【长谷部】

“嗯……。”【山姥切】

“那么今天又可以喝酒了!”【次郎】

“哈哈哈,终于行动了吗?”【三日月】

“啰嗦……”【山姥切】


“哟,你回来了。”你半靠在沙发上,吞下手中最后一颗葡萄然后笑着向他挥了挥手。“命令我已经告诉他们了。”他跪坐在你身边的坐垫上,双手你的腰上不轻不重地按揉来为你缓解酸痛感。你舒服地闭上眼睛,嘴中哼起不成调的曲子。

“愛しでいる。”突然在你耳边响起的声音使你猛地睁开眼,再向身边看时已经没了那人的身影,只在坐垫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和一张文件。按习性来看……他多半是害羞跑了。

“混蛋山姥切……明明我才是该害羞的那个吧!”

不过看在你拿来了结缘登记表,就不找你麻烦了,结婚的时候就该好好对我说一次吧。






【一开始和基友讨论过被被和婶羞羞的时候是不是也带着被单,然后被基友强烈反对了,我觉得带被单会很有趣啊……】

评论
热度 ( 78 )
  1. 云汐/我真的好困好困好困……白釉釉釉釉釉 转载了此文字
    =w=非常感谢!真的谢谢了!被被的性格把握的非常棒!和瞳鸢家的一模一样!还是非常感谢!